ope体育电竞|OPE电竞盘口|电竞比分网

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久爱成欢 > 第155章 子博是我的孩子
  “什么?”我疑惑的看着他。

  “小子博,到底是不是你跟洛弥笙的孩子?”沈天沉直截了当的问我。

  我也没有想到沈天沉会这般直接,有些愣住了。

  “你觉得呢?”我问他。

  沈天沉定定的看了我一会儿,没有答话。

  就在我以为他什么都不会说了的时候,沈天沉突然开口道,“娇娇,你现在敢不敢发誓?”

  “发什么誓?”我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果然,沈天沉说:“你敢不敢说,如果小子博不是你跟洛弥笙的孩子的话,你们将母子分离?”

  这个毒誓实在是太毒了,沈天沉是料定了我不敢说是吗?

  我张了张嘴,确实是说不出口,小子博就是我的命,我又怎么能发这种誓言?33小说首发 www.jxrnw.com m.jxrnw.com

  “怎么不敢说话?段娇娇,我说的没错是不是?小子博是你跟我的孩子!”

  我还没有说话,沈天沉又接着说道,“我早该想到的,小子博长得跟我这般相像,时间也对的上……”

  “沈天沉!你有完没完!”我打断沈天沉,不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沈天沉定定的看着我,好像是在等我给他一个答复,但是我能说什么?告诉他实情?

  “为什么不敢说话,段娇娇?”

  “沈天沉,小子博不是你的儿子,你也不配做他的爸爸!”

  沈天沉眼神也暗了下来,眼中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沉淀,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沈天沉居然从床上翻身起来,吓了我一跳。

  我结结巴巴的说道,“沈……沈天沉,你,还还不能起来,你回去躺着。”

  沈天沉一把将手上的针头拔下,将我逼在墙角,脸色虽然苍白,但是还是恶狠狠的盯着我,那眼神让我害怕。

  “你,你想干什么?医生,医生。”

  大概是嫌我太吵了,沈天沉堵住我的嘴。

  这个吻一点都不温柔,沈天沉就像是在发泄自己的怒气一般。

  一吻结束,见我不再说话,沈天沉语气不太好的说道,“段娇娇,就算你不承认小子博是我的儿子,也没有关系,刚刚我们做手术的时候,我让医生取了小子博一滴血,这足够证明,小子博是不是我的儿子。”

  我愣住。

  片刻之后,我一拳打在了沈天沉的胸前,怒道,“沈天沉,你卑鄙!”

  沈天沉死死的攥住我的手,道,“所以不久之后,我就会知道真相,但是在那之前,我想先听你告诉我,小子博到底是不是我的儿子。”

  我觉得我现在有些无力,我能明白沈天沉的执着,我也知道沈天沉其实是爱着我的,但是那有如何,只要陈绛还在,我绝对不会跟他在一起,况且我还不知道我父母的死因。

  所以我扯了扯嘴角,道,“我是不会说的,你要是想知道,就自己查吧,现在,你应该回床上躺着了,我给你叫医生。”

  说完,我推开沈天沉出门,他没有阻止我。

  出门前我回头看了沈天沉一眼,看到他眼中的笑意,就像是笃定了什么一样,我心中一慌,慌忙的离开。

  等我叫来医生之后,站在门口的我瞬间有些怂了。

  犹豫了一会儿,我打电话给甜甜。

  甜甜今天也是在这儿呆了一天,林莫不方便出面,所以都是甜甜在忙前忙后的,所以在小子博手术成功之后,我让叶甜甜回去休息。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我就又要麻烦她了。

  电话很快就被接起来了,“娇娇?小子博怎么样了?一切都还正常吧?”

  甜甜有些焦急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我眼睛有些湿润了。

  “甜甜,没事的,小子博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不会有什么事情了,只是,我先走有些事情要你帮忙。”

  “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就好。”

  “你能帮我来照看一下小子博吗?别人我的都不放心。”我说。

  “你是有什么事情吗?”甜甜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没有隐瞒甜甜,直接说道,“没什么事情,只是沈天沉跟小子博在一个病房里,我现在,有些不想面对他。”

  甜甜了然,只是还是有些担心,“娇娇,你是打算以后都不见沈天沉吗?还是你想再次悄无声息的消失?”

  我沉默了。

  甜甜知道我心中纠结,所以很有耐心的等着我的答复。

  良久,我说,“甜甜,我这次消失,一定会告诉你我的地址和联系方式的。”(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电话那头的叶甜甜叹了一口气,“也罢,不过有你这句话,足够了。”

  很快甜甜就赶了过来,跟她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她就转身进了病房,有她在,我确实是放心了不少。33小说首发 http://www.jxrnw.com http://m.jxrnw.com

  有甜甜在我就放心了,病房我也不打算进去了。小子博还在昏迷中现在还不需要我,我也给甜甜说好了,子博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在第一时间联系我。

  另外一个人嘛,我才不管呢。

  心中的紧绷一放松下来,一夜没有休息没有睡好的疲惫感顿时涌现了出来。

  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眼中溢出点点的泪水,让我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一片,白茫茫的。

  又连续打了两个,才终于停下来。

  正擦着流出来的眼泪,看到延眼前好像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再仔细看看又没有了,我擦着眼睛跟过去看了看依旧没有发现刚刚那道身影。

  “难道是我看错了?也对呀,陈绛怎么会来这边,一定是我看错了。”我自言自语的道。

  因为小子博这两天病情严重,我只顾着担忧他,也没有洗过一次澡,趁着现在有些时间,回家好好洗个澡,才能更能好好的照顾小子博。

  正准备打车回家,一辆车停在我的面前,洛弥笙提着饭菜走了下来。

  “娇娇你这是做什么去?”

  “阿笙?我想回家一趟。”我抬了抬胳膊,闻了一下自我嫌弃的皱了皱鼻子“身上难闻,洗洗,也随便那换洗衣服。”

  洛弥笙把饭菜放在座位上,为我打开车门“我送你去吧。”

  “不用……也行。”想着现在病房中还躺着那个让人头疼的男人,现在他们见面可能也不太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