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盘口|电竞比分网

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锦绣医途 > 第28章 茶水
  周氏的全身冷汗直冒,微微一震,手里的刀“咣当”一下掉落在了地上。

  房氏听着那声音,身子猛地往后一退,吓得右手紧捂着胸口,这刀子只差一分就砸在了她的脚背上。

  脚被砸了本来没什么,但若是被刀子砸了,想想房氏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站起来了,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

  周氏惶恐地望着林谷雨,全身紧绷着,脸色难看的要命,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房氏心有余悸的看着地上的那把刀,缓缓的蹲下身子,捡起刀子递到林谷雨手中。

  “三弟妹,”房氏双手打颤将刀子递到林谷雨的面前,心惊得就像是小鹿乱撞,“给你刀子。”

  望着对面站着的林谷雨,她看起来瘦弱不堪,不过面上优雅温润,眼神温柔,竟然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谢谢二嫂。”林谷雨从房氏的手中拿过刀子,坐在池业的床边。

  一把将池业的胳膊抓过来,小心翼翼的在他的胳膊上划了一道小口子,将那满是血的碗端过来,将上面那层浑浊的液体直接用勺子弄在了池业流血的口子上。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www.jxrnw.com/

  房氏站在一旁,心惊胆战的望着林谷雨的动作,暗暗记在心里。

  池业对于那些痛觉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看着胳膊上的伤痕,没有说话。

  帮着池业收拾好了之后,林谷雨这才和池航两个人朝着外面走去。

  “四弟的情况很糟,”林谷雨眉头轻皱着,琢磨了一下,抬眸望向池航,“需要更多牛痘!”

  对于林谷雨说的,池航不是很明白,只觉得娘子说的都是对的,“那怎么办?”

  “现在只能每天去徐嫂子那边弄一些过来。”

  林谷雨眉头轻皱着,跟着池航从东边院子出来,就瞧见豆沙的蹲坐在堂屋的门槛上。

  豆沙听到动静,一抬眸,就看到林谷雨和池航两个人从旁边院子过来,眼珠黑亮,猛然起身,“娘!”

  池航又被豆沙给无视了。

  周氏本来在屋里干活,听到豆沙的动静,快步走到豆沙身后,在豆沙要冲过去的时候,一把将豆沙抱住朝着里面走去,不耐烦的对着站在院子里的两个人说道,“你们两个人赶紧走!”

  豆沙哭着喊着要林谷雨,撕心裂肺的声音,听得林谷雨心疼不已。

  只是她现在也还生着病,还是不要靠近豆沙的好。

  和池航两个人回到自己的院子,林谷雨这才发觉有些饿了,就开始张罗着饭。

  吃过饭,林谷雨直接让池航趴在床上,接着帮着池航按摩。

  她生病的这几天,也没有来的及照顾池航。

  手不轻不重在池航的背上揉捏,顺手摸着池航脊椎。

  “如果有疼的地方,你就说出口。”林谷雨半跪在池航的一侧,努力得帮着池航按摩。

  “恩。”

  虽然只是隔了一层衣物,但是并不影响池航享受林谷雨给他按摩带来的舒适感。33小说首发 www.jxrnw.com m.jxrnw.com

  腰已经不会疼了,全身就像是顺展开了一样,都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

  “我觉得好多了。”池航轻抿了一下唇,回眸看向林谷雨,轻声说道。

  “没有疼的地方了?”林谷雨没有搭理池航的话,开口问道。

  早在前几天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好的差不多了,只是不能像以前那样做大幅度的动作了,“没有疼的地方,只是有的时候动作大了不舒服。”

  恢复的挺快的。

  林谷雨手下的动作并没有慢下半分,“你的腰才刚刚好,还是需要养,再过一阵子的话,我相信,你会和以前一样的。”

  和以前一样?

  想到这,池航双眸发出异样的光亮。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吃晚饭,池航就扶着林谷雨去了徐寡·妇的家里。

  徐寡·妇在林谷雨救了他儿子的时候,感激的巴不得将自己的命都交给林谷雨,对于林谷雨说要牛奶那些东西,完全没有二话。

  弄了一些牛痘,上一次林谷雨没有把握好分寸,还弄了一些牛血进去,但是这一次她格外的仔细,并没有将牛血弄进去。

  徐寡·妇站在门口,瞧着那两个人远去的背影,唇角忍不住的勾起嘴角。

  男人扶着娇·小的女人,时不时低头看向女人问话。

  而他身边的女人,笑着抬眸看向男人。

  四目相对,阳光洒在那两个人的身上,他们全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暖意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流转。

  恩爱的夫妻,让人忍不住羡慕,徐寡·妇吸了吸鼻子,耳边传来儿子叫她的声音,重新扬起笑脸朝着屋里走去。(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等到了家里,林谷雨和昨天一样,依旧给池业弄了牛痘,让池航帮着池业好好的清理一下身子,她一个人就先出去了。

  坐在池业院子里面的石凳上,林谷雨悠闲的享受着阳光的洗礼,就听到身边传来一个脚步声。

  房氏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缓步走到林谷雨的面前,小心翼翼的问道,“弟妹啊,你怎么知道牛奶可以治好天花的?”

  “我也只是随便试试,运气好而已。”林谷雨不想多说。

  运气?

  房氏可不认为这个是运气好。

  那些郎中大夫哪个不是饱读医书,那些人都没有人发现天花可以用牛奶治疗的,怎的就三弟妹一个人发现了?

  不过这也无所谓,房氏眼珠子骨碌一转,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三弟妹啊,”房氏笑着拉着林谷雨的手,脸上的笑容要多假有多假,只是她本人却还没有发现,“四弟病成这个样子,除了用牛奶之外,还需要别的吗?”

  林谷雨抬眼看了一眼房氏,缓缓的将自己的手抽回来,不着痕迹的离着房氏远一点,这才开口说道,“吃些退烧的,保持干净。”

  房氏一一记下了,她想要知道的东西全都知道了,兴奋的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林谷雨瞧着房氏这个样子,心里涌上一种奇怪的感觉。

  池航端着木盆从屋里出来,将盆里面的水倒掉,缓步走到林谷雨的面前,抬眸望向林谷雨,“已经帮他擦完身了,只是三弟的情形看起来还是......”

  “回去吧!”林谷雨开口打断了池航的话,两个人回到他们的院子。

  这两天,池航眼见着池业的身体一点点的垮下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却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救池业。

  林谷雨这两天被传染的也跟着着急,只是她能做的已经全做了,剩下的真的是无能为力。

  从池业那边回来的时候,林谷雨跟在池航的身边,瞧着他抑郁不振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刚走到院子的菜地里面,林谷雨的目光无意间落在了重生草上。

  她费劲千辛万苦爬上去采下来的重生草。

  传闻,只是一片叶子就能让人的病去了大半。

  只是不知道这重生草能不能帮助池业。

  “池航哥,”林谷雨停下脚步,抬眸看了一眼扶着她的池航,目光随即落在了重生草上,“这株药草本来是我专门采了给你的,只是……”

  那段时间发生了别的事情,林谷雨也没有来得及将这株草药给池航服下。

  “也不知道他吃了这个会不会好起来,”林谷雨不确定的开口说道,“要不现在煮一份给他喂下?”

  池航顺着林谷雨的目光看去,“那要不试试?”

  这一株药草本来就没有几片叶子,林谷雨小心翼翼的将一片叶子采下来,本来想要像药一样煮,想了想,直接当做茶叶一样用热水泡了。

  等时间差不多了,林谷雨倒了一杯先递给了池航,“反正还有很多,你先喝点。”

  呆滞的端着手里的碗,池航脸上的表情一顿,眸中闪过一丝欣喜,随即将手里的碗递给林谷雨,“你先喝,我身体没什么大碍!”

  林谷雨又拿出来一个碗,小心翼翼的到处一点茶,“我喝这碗就好了。”

  看着林谷雨喝了,池航这才开始喝,他想,以后若是有什么好东西,当然是要先给娘子的。

  林谷雨喝完之后,安静的坐在桌边,觉得身体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正要说话的时候,身子似乎也轻松了好多。

  正要开口的时候,林谷雨就瞧见池航站起身,随意的舒展了一下身体。

  “你,”林谷雨紧张地望向池航,小声问道,“有没有觉得好些?”

  池航做了一个拉弓的姿势,缓缓地收了回来,欣喜地望向林谷雨,“我觉得好多了,这真是个好东西。”

  “弄一碗给四弟送过去。”林谷雨说着,盛了一碗就起身了。

  池航看着林谷雨的动作,忙不迭的的凑到林谷雨的面前,接过林谷雨手里的碗,“你身子还没好利索,别乱动,这些事情我来就好。”

  两个人端着茶水去了池业的院子,池航扶着林谷雨坐在一旁,喂池业喝茶的事情就落在他的身上,他可不想谷雨那么细心的照顾别的男人,即使那个人是自己的弟弟也不行。

  两个人从池业院子出来的时候,就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不解。

  “你这个挨千刀的,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害了我婆婆,还要还我的儿子!”哭天抢地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听着倒是让人毛骨悚然,“老天爷啊,这还让不让人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