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盘口|电竞比分网

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仙尊 > 第135章 柳觞自杀
  柳觞却别过头去,泪流满面。他只觉得自己现在是柳家之耻,不仅计划失败,还成了一个残废。

  他拿起早就藏好的匕首,毫不犹豫地向自己的手腕割去。鲜血一点点滴落,在地板上竟浓得化不开。

  柳松看了大惊,赶紧抢过匕首:“儿子你这是干什么?你好听我解释呀。我请那些旁系来,只是想让他们给你解闷。谁知道他们说那些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你才是柳家唯一的少爷。我们不做表面功夫了,你看谁不爽爸就把他拉到你面前来让他给你磕头道歉啊!”

  自杀其实也是懦弱的选择,柳觞也是不敢面对如今残废的事实。

  他看着自己滴落鲜血的手:“你就算承认,可是其他人呢?又会有几个人承认我一个残废配得上柳家唯一少爷的称呼。”

  柳松的呼吸突然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变得很快。

  但是他还是坚持继续安慰自己的儿子:“有父亲在一天,就会护着你一天。不管别人承认不承认,只要我承认,你就永远是。”

  柳松压制住身体的不适,他不想让儿子担心。他又想起医生说的话,就继续说道:“我可以送你到国外,咱们可以安假肢。那里有最好的康复医生,一定会让你跟正常人一样的。”

  这句话表面上看着安慰,但是对于柳觞这种新高气傲的人来说,无意识一种嘲讽。他一言不发,又给自己的手腕割了个口子。

  他终于开始癫狂地笑了:“我是个残废哈哈哈!我不配......”33小说首发 www.jxrnw.com m.jxrnw.com

  柳松只能大喊道:“胡说!你现在寻死干什么?就算你没想过你这个父亲怎么办,你也得复仇好好杀掉江岚吧!”

  柳松一边说一边去夺柳觞的刀,可柳觞固执地抢走往自己手上割。他留着眼泪:“可是我斗不过......”

  两人争执中,突然掀翻了柳觞的轮椅。柳觞摔倒在地,轮子高速旋转着,一片狼藉。

  柳松想起扶它,可是身体的异常再也抑制不住。他紧紧捂住自己的心脏,最后昏倒在地。

  愣住的柳觞终于发现异常,他挪动着自己的身子,是一阵阵剧痛却无法起身。他后悔得喊道:“父亲你没事吧?我不该这么不懂事,你可千万不要离开我。”

  可是回应他的只有一阵呜咽的声音,柳松在地上抽搐着,眼看着马上就不行了。

  柳觞赶紧忍着痛爬到门口:“来人啊!快把老爷送去医院!快!有没有人?”

  好在柳觞之前有过威慑,这些奴仆很快就赶到。看到地上一片狼藉,奴仆也有些手足无措:“这......”

  柳觞也不管如今自己的模样有多么可笑,他大吼道:“快!把我爸送去医院,先把他送去医院再管我。”

  那些奴仆也不敢耽搁老爷的病情,赶紧几个人抬起老爷就往外面冲。剩下的两个人再把轮椅摆正,把柳觞慢慢抱起来,放上去。

  这些动作无一不刺痛了他的心,但是他还是强忍着伤透:“去找药和纱布帮我简单包扎一下。”

  这次父亲的意外让他明白,他不能依靠父亲,父亲反而要依靠他。就算他残废了又如何?他依然是柳家的少爷,要撑起整个柳家。还有江岚,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此时在叶双家中,浅语跟失了魂一样。叶双怎么安慰她,逗她开心都没用。她只是喃喃自语:“我杀了人.......我竟然杀了人。”

  叶双的电话铃声想起,她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师父,你可终于有时间抽空过来了。你再不来,我都要怀疑浅语被邪修抽了魂。”

  电话那头的江岚应道:“我马上到你家门口。对了,我没吃饭,午饭咱们一起吃。”

  两人自从上次叶双有些表露心迹开始,就很少一起吃饭。如今江岚主动,叶双自然是很高兴的。

  她赶紧吩咐道:“李妈今天中午多做点菜,记得准备牛肉,我师傅爱吃。”

  看着叶双开心的样子,李妈也开心,她乐呵呵地去买菜做饭。叶双也赶紧回到房间,准备好好梳妆打扮一番。

  不一会儿,江岚就到了。门没有关上,特意为他留的。他进来却只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呆愣着的浅语。

  江岚忍不住关心道:“可是修炼遇到瓶颈了?还是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浅语的双眼无神,黑眼圈也很重,就好像数个晚上都没有睡好一般。

  她耷拉着脑袋:“师祖,你曾经跟我提起过心魔的事情。我感觉现在自己遇到了心魔,他整晚整晚地缠着我,让我根本没法生活。”

  心魔?这倒是让江岚很惊讶。毕竟浅语也是刚刚开始修炼,遇到心魔的几率会很小,这种事情也只能慢慢开导。

  按照往常一般,他还是先为浅语注入真气检查一番,确定无什么身体上的状况。他继续问道:“什么心魔?可以告诉师祖嘛?”

  似乎是一段痛苦的回忆,浅语皱着一张脸最后才慢慢开口:“我只记得我杀了人......其他什么都不在我的脑子里了。”

  这一句话倒是让江岚想起,当时在悬崖逃生出来之后,浅语嘴巴里也一直呢喃这句话。(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他不禁皱着眉毛:“你可是为上次悬崖柳觞的事情?”

  浅语像似打开了记忆的匣子。她的脑袋生疼,她紧紧按住自己的太阳穴回答道:“是的。在我现在的记忆里,我知道自己并不是主动害得柳觞。明明是他算计我......可是我还是不能释怀,他因为而死。”

  江岚知道浅语很善良,从小到大就没有害过什么人。但是他却不知道浅语其实很胆小,他给浅语又输入了一些真气,让她情绪稳定了一些。

  他严肃地开口:“修真之人杀生乃长事。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我知道你接受不了,但是不至于让它成为阻碍你修炼的心魔。你别忘了,修仙可是要与天争。”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jxrnw.com/

  这一席话让浅语的眼神稍微清亮了一些。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流泪:“都怪我没有用,还与天争!我还想着修炼自保,保护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