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盘口|电竞比分网

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燃烧的粮仓
  “汉军到底是怎么杀到中央粮仓的!”须卜戎作为迁移营地时被勒令留下的万骑,整个北迁的匈奴族营地都是他亲手布置的。

  “别管那么多了,你去将我们最精锐的骑兵拉上来,我去阻止我们的青壮,否则,粮草一旦真的被焚毁那我们就完蛋了!”呼延哒哒怒吼道。

  须卜戎也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时间再计较这些,当即反身上马,怒吼一声,之前早已出帐穿上皮甲,裹上羊皮的北匈奴士卒在他的一声令下全部翻身上马。

  这是昆绾勒令留下的五千真正的精锐匈奴骑兵,并非那些之前强行征召起来的匈奴精骑,而是实打实具有大量征战经验的精锐。

  “杀!”须卜戎一扯缰绳,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朝着中央粮仓的方向冲了过去,他比其他每一个北匈奴人都明白阵型的重要!

  所以就算粮仓着火,须卜戎也是先强行整肃了阵型,然后才朝着营地中央的营地动了冲锋。

  如雷鸣一般的马蹄踏地声,每一次马蹄落地,都将四周的积雪震飞,连绵的马蹄连成一片,根本没有避让任何帐篷,直接朝着最中心的粮仓杀去。

  “不好!”在须卜戎率领的骑兵尚未冲过来的时候,审配已经感受到的大地轻微而又节奏分明的震动,顿时他就明白北匈奴的营地之中还有一支堪称精锐的骑兵。

  “蒋奇还剩几个!”审配询问道。

  “还剩二十余个大粮仓!”蒋奇头也不抬的将一罐桐油甩了上去,然后将火把丢上去,随后一袋袋的刨花倒了上去,才算是勉强引燃了粮仓,和汉军温养出易燃性一样,北匈奴也温养出了耐火性!

  “没时间了!”审配面色凝重,他必须在这里挡住北匈奴!

  要让北匈奴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粮仓全部被烧掉,只有这样才能进行下一步,否则的话,一旦北匈奴击破这里,以救援粮仓为要务的北匈奴,陈杰到底能拉动多少还真是一个问题。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www.jxrnw.com/

  “赵睿,夏诏,严敬,你们随我一起迎敌!”审配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决定抽调高览那边的副将。

  “高览,如果你守不住北边的防线,那么你就记住,如果你死了,就会又如当初先主之时,因为你的失误,致使失败,而上次是先主之死,那么这次会是河北袁家崩塌!”审配在调走赵睿,夏诏,严敬三人之后,对着已经开始节节败退的高览吼道。

  声音传递到高览耳旁的瞬间,高览的眼底甚至被自责和懊悔填满,随之而来的失神,让北匈奴的一名练气成罡直接抓住时机,狠辣一刀朝着高览腹胸斩去。

  看着雪地上的点点鲜血,高览无比的迷茫,他大概已经是最弱的内气离体了,沉浸在过去的他,居然在阵战的时候被练气成罡刺伤,若非被铠甲阻止了一瞬,让他本能的拉开距离,那一击下去,恐怕他已经死在了这里。

  “为了袁家吗?”高览自语道,眼底不由得流露出来了愧疚。

  看着四周被打的节节败退的袁军精锐,他们不应该这么脆弱,曾经这等精锐在高览的手上足够应对任何对手,而现在他们居然被北匈奴的老弱残兵打的节节败退,这是他的问题。

  北匈奴的练气成罡看着自己刀刃上的血迹,双眼甚至出现了癫狂,仅仅是练气成罡的他,在一对一的厮杀之中居然让内气离体的武将受到了伤害。

  这种不可能生的事情,让一直卡在练气成罡巅峰的北匈奴将领居然开始了迈步向前。

  “我居然弱到了这种程度。”高览惨笑,他能感觉到他的身体里面澎湃的内气,并不输于张颌,但好像有一层膜束缚了他一样,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挥出自己的力量。

  “受死吧!”北匈奴的练气成罡身上已经开始升腾起了乳白色的辉光,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支强弩弩矢从高览的面庞擦过,带出一条血痕,随后箭矢直接射入那名北匈奴将校的眼中。

  “高元伯,你想死,别拉着我的士卒去死!”袁谭怒吼着从隧道之中跳了出来,他就担心情况不妙,所以亲自带了三千人过来,结果刚一过来就看到了这一幕,高览真的不堪造就了。

  高览面带愧疚的看了一眼袁谭,那一眼让袁谭心中一凉,他突然明白了高览为什么成这样了,高览和张颌都已经走出了关羽的阴影了,不管是用仇恨,还是有其他方式,他们都走出去了。

  破界级武将的强大不言而喻,但要说只凭一招一式在内气离体武将的心头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那就是想多了,能被一个帝国称之为精粹的人物,就算被镇住一时,也不可能被压制住一世。

  那一瞬间高览双眸的愧疚和自责,让袁谭彻底明白了张颌为什么要以复仇之名离开,也明白了高览为什么连挥出自己力量的心气都消失了,那皆是因为当初他在见到两人的第一句话。

  张颌还可能想要去证明,而高览在心碎的瞬间,恐怕剩下来的只有愧疚和自责,甚至所谓的恐惧都是高览自己对于自己的暗示,他是在愧疚,是在自责,袁绍的死在袁绍儿子袁谭的嘴里,盖棺定论了,而根由就是他和张颌。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jxrnw.com/

  “高览,反攻!”袁谭喝道,高览挺起长枪,下达了这一命令。

  与此同时袁谭也率领着三千刀盾手帮高览顶住,然后身先士卒将那些已经冲入本阵的北匈奴一一清除了出去,更是趁着北匈奴还没有大量聚集,也尚未有人指挥的情况下,将北匈奴逆推了出去。

  须卜戎的北匈奴精骑在骑射的一波,箭雨被纪灵麾下的士卒持盾挡住之后,须卜戎便放弃了继续使用弓箭,所有的士卒提枪朝着纪灵的方向动了攻击。

  靠着惊人的技战术,还有强悍的短程突刺能力,几乎瞬间就将纪灵率领的刀盾手打了一个七零八落,不过好在纪灵也不是庸手,麾下士卒贯彻了纪灵的意志,爆出强悍的韧性,节节阻击,拖延须卜戎的匈奴精骑突进度。

  可惜随之而来的大量涌入的北匈奴士卒,则是进一步挤压了汉军的防御圈。

  纪灵面色阴沉的击杀了已经冲杀到二道防线的北匈奴,当即全力激军团天赋,麾下所有的汉军双眼顿时变红,朝着正面的北匈奴动了狂猛的攻击,一时间气势上直接压制了北匈奴。

  不过就在纪灵率领的刀盾手气势即将抵达巅峰的前一瞬间,须卜戎抓住时机朝着纪灵的方向动了冲锋。

  北匈奴精锐从混乱到整齐,从静到动,几乎在瞬间完成,那军团骤然铺开的瞬间,暗金色的辉光直接朝着两翼撕开的时候,汉军所有人都明白了这是军阵,而且是冲锋军阵!

  眼见如此,原本因为袁谭抵达,些微放松的审配心下骤然一沉,当即再无任何的保留,直接开启了自己的军团天赋。

  所有的士卒身上直接出现了一层薄薄的辉光,而最大的变化则是审配身后持弩的一支千人队,拉开的弩弦上,骤然开始凝聚暗红色的辉光。

  在北匈奴精锐的冲锋军阵逼近到纪灵十五步的时候,审配半眯着的双眼骤然睁开,一手麾下,身后所有持弩的士卒直接扣动扳机,在射出的瞬间,原本一尺长的箭矢,骤然在外围形成了一条五尺长,三指粗的辉光。

  下一瞬间,狰狞的面色在刀盾手眼中已经须可见的北匈奴士卒就像是被床弩弩矢射中一样,然后被一根看不见的木杆像是串糖葫芦一样串在了一起。

  一波弩矢下去,在这等恐怖的威力之下,就算北匈奴有着惊人的技战术和战斗力经验,依旧被打的近乎崩溃,当场就有千余人直接折损在纪灵面前,随即审配果断关闭这一部分的精神天赋,这一击就足够让北匈奴冷静一阵了。

  【看起来现在已经勉强能操控自己的精神天赋了,只显现先登一种属性的话,我还能在来一次,而且……】审配看着辉光,沮授的遗产他依旧能使用,上次差点死了,也不是没有所得。

  “全军反击!”审配怒吼道,当即陶升等人只留下一部分士卒保护审配,全力朝着外围突击而去,而被一波堪比弩机的箭雨打蒙了的须卜戎根本无力抵抗这种反击。(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当即被逮住机会的汉军一阵狠揍,直接打退了近百步,最后硬是被堪称人海的北匈奴族人给挡住了。

  审配这时已经不再看战场的变化了,而是率兵前去放火,他很清楚自己的任务是什么,而且也清楚这种无脑阻击战打的是什么,他的杀手锏还能再使用一次,不过在那之前必须将所有的粮仓烧的匈奴人想救都救不了。

  随着北匈奴族人大量的朝着中央营地涌来,在这种已经明确清楚知道目标,也知道目标代表的意义的战场之中,北匈奴不管是男女老少,哪怕就是手无纯铁的女人也疯狂的朝着汉军动着攻击。

  这种情况下,汉军66续续过来的一万多人,就算是拼命厮杀也无法抵挡住那如浪潮一般无休无止的攻击。

  防御的范围越来越小,压力也越来越大,而储备粮食的粮仓北匈奴又是进行特殊温养之后才进行建造的,毕竟是攸关一族的命运,北匈奴又不是蠢材,就算自认为绝对不会被人放火,但也不至于在条件充足的情况下不进行耐火处理。

  这也是为什么蒋奇放火的度一直提不起来的重要原因,而现在这种情况下,放火度提升不上来,那么汉军想要大获全胜就会变得非常的渺茫!

  随着燃烧而起的粮仓越来越多,北匈奴的族人也越的癫狂,汉军各个方位的防御压力越来越大,而随着一直掩藏未动的一万多北匈奴青壮突然从北方投入战场,汉军的防线骤然破碎了一片!

  而与此同时,之前被逼退的北匈奴精骑,在须卜戎的率领下重整阵型,抓住汉军北面袁谭和高览防线破碎的瞬间,直接朝着南面的纪灵防线动了致命一击。

  “蒋奇,你放火,剩下的不要管!”审配面色凝重,在北匈奴精骑动手的瞬间直接开启了自己的精神天赋,随后早已上弦的强弩集体射击,之前弩机扫射的那一幕再次出现。

  整个汉军前阵和北匈奴前阵为之大乱,但是刀盾步兵本身就以防御著称,趁乱压制阵型被破坏的北匈奴精锐,并且靠着这种混乱纪灵直接挺身反压住那些已经疯狂了的北匈奴族人。

  不过这种方式也只能一时奏效,好在这个时候最后两个粮仓也被蒋奇强行点燃,当即蒋奇率领着本部朝着北方破碎的防线那里冲杀了过去,勉力堵住北匈奴狂乱的攻击。

  随后审配带着仅剩的护卫也朝着北边的防线冲去,但是这时破碎的防线已经涌入了太多的北匈奴士卒,而其他三个方向已然无力抽调出更多的兵力。

  “杀!”袁谭怒吼着手持长剑,一剑将面前的一个北匈奴钉死,却未看到身侧一名北匈奴挺枪直刺自己的后背。

  “噗!”袁谭一口鲜血喷出,看着从胸口捅出来的枪头,奋力的挥舞着长剑直接将长枪削断,连带着将身后敌人的脑袋削掉大半,随之而来的失血,让袁谭眼前一黑,当即腿脚软,半跪在了地上。

  随即不少匈奴人双眼红的朝着袁谭扑去,这一刻不远处的高览近乎目眦尽裂!

  “噗哧!”高览一把将袁谭拽住,尽力挥舞长枪挡住了大半的攻击,但是免不了还是挨了两刀。

  “元伯,看来我是不行了,最终还是免不了……”袁谭嘴里不断的渗出血沫,“不过没死在内战真好……”

  “不,不不,不!”高览双眼血红,上一个主公因为他的无能而死,而这一个也要死了,为何他一直都是如此无能!

  “可惜了袁家啊……”袁谭默默地嘴角微微上划,做出一副勉力抬手的抓取天空的动作,然后骤然一顿,抬起的右手陡然落下!

  “不!”高览怒声在那一瞬间近乎传遍了四野,天地风雪甚至在这种怒吼之中停止。